我國首顆原子彈能點火 他功不可沒

日期:2016-06-20 14:29 點擊數:20378 

[2016 年 6 月 20 日 重慶晨報]

82歲高齡的張煥喬院士是沙坪壩土主鎮人,曾為中國核物理發展作出過巨大貢獻


張煥喬:中科院院士。1933年出生在沙坪壩區土主鎮,從中學就對核物理感興趣。到北大求學后,張煥喬被分配到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前身),開始投身于中國原子能事業的發展。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用的點火中子源的均勻性檢驗和α碘酸鋰在外場下中子衍射增強現象的發現,便是在他改建的中子衍射儀上完成的。

■語錄

“我還不敢說我已經實現了夢想。但我敢說的是,未來這些重慶的孩子們將大大超過我!”

■對話

重慶晨報:核物理對普通人來說是否有點高不可攀?

張煥喬:核物理就是一門學科,沒有外界想的那么遙不可及或者高大上。只要你肯鉆研,努力學習,肯定能掌握。

重慶晨報:現在很少回重慶了嗎?

張煥喬:其實我回來的頻率一直不高。1952年離開重慶后,1961年回來過一次,后來回家的次數也不多,實在是太忙。不過,每回來一次,就發現重慶的變化很大。現在的巴蜀中學、土主鎮小學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些都說明重慶發展得不錯。

當記者見到回母校探望師生們的張煥喬院士時,很難想象這位精神矍鑠的老人已有82歲高齡。

“這些孩子們讀書的條件可比我當時好了百倍、千倍。”張煥喬指著土主鎮小學的孩子們說出這句話時,滿眼都是自己過去的影子。

談及這次回鄉之旅,張煥喬說自己看到了家鄉的變化與進步,更看到了祖國繁榮昌盛的希望,“我敢說,這些孩子中間,未來一定有人會比我更有成就!”

以前的小學教室是寺廟

雖然已經事隔72年,但在土主鎮小學里,張煥喬還是清晰地記得當年自己讀書的地方:操場這邊,以前是一座寺廟,張煥喬和同學就坐在里面學習;學校外面有一個水塘,教室前面是一個“操場”,下課后的張煥喬就和同學在那兒彎腰用香蔥釣小蟲子玩。

“再看看現在,這么好的教學樓,這么好的操場,這些娃兒幸福哦。”張煥喬參觀著學校教室,摸著課桌感嘆地說。

而在與土主鎮小學校長見面時,張煥喬還堅持不肯先坐,“哪兒有老師面前,學生先坐的?”

實習老師讓他對數學產生興趣

小學時代的艱苦條件讓張煥喬格外珍惜讀書的時光,也特別向往教書育人的工作。1946年上了巴蜀中學后,張煥喬便立志要做一名教師。但當經商的父親知道張煥喬的想法后,沖著他就是劈頭蓋臉一頓痛罵。因為在父親眼里,經商才能使一個人過上安穩的生活。不過,張煥喬對經商卻提不起半點興趣。

談到自己對中學老師的印象時,張煥喬現在還清晰地記得使他對數學產生濃厚興趣的啟蒙老師蔡嗣靜。他說,蔡老師當年還很年輕,只是一名實習老師,但教學的方法很成熟,使他受益匪淺。“當時,一下課我就喜歡去圖書館泡著,喜歡看那些科普雜志和書籍,記得當時看到原子核能夠被嬗變,我就想,要是能將普通金屬變成黃金,讓國強民富該有多好啊!”張煥喬說。

高射炮底座卸下做轉臺

到了大學,作為從西南地區招收的40名學生之一,張煥喬在武大讀了3年,但受限于學校核物理專業的缺失,一直無法實現自己攻讀原子核物理的夢想,“說來也巧,1955年,國家決定大力發展原子能事業,北大在全國重點大學物理系抽調了99名學生,我很幸運被選中了。”

在北大,如愿以償的張煥喬廢寢忘食地學習核物理知識,十分刻苦。雖然是“半路出家”,但由于刻苦,成績優異,張煥喬畢業后就被分配到了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原子能研究所前身),開始從事中子物理實驗研究。

“那個時候真的是一切都是從零開始,完全沒有精密儀器。”讓張煥喬記憶深刻的是,那個時候要制造一臺精密的中子晶體譜儀,沒有足夠精密的傳動裝置,找不到精密的渦輪桿,于是就用高射炮底座的轉盤來代替。

在原子能所

做了些核數據測量工作

1961年,張煥喬參與承擔了第一批重點核數據任務;上世紀70年代為核武器發展需要,他又參與測量了一批新的核數據。對此,張煥喬十分謙虛,說自己只是協助做了點工作,談不上什么成績。

他隨后又轉入了核物理的基礎研究,參與國際競爭,取得了新的成績。一系列的成績為張煥喬帶來了榮譽。在中科院官網上,張煥喬院士的簡介里寫道:他為我國第一臺中子晶體譜儀和第一臺中子衍射儀的建立做出了重要貢獻;為國防需要測量部分重要核數據,提供若干測試手段和方法……

對榮譽傍身的張煥喬來說,自己的夢想是否可以說實現了呢?“哪里!可不敢說我已經實現了曾經的夢想,只能說我為之仍在努力!”張煥喬說。


  重慶市巴蜀中學校  辦公室電話:023-63002371  招生咨詢電話:023-63002629  學校地址:重慶市渝中區北區路51號  郵編:400013
版權所有 巴蜀中學 渝ICP備11004221 ENGLISH
深夜影院-98影院-国内偷拍在线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