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煥喬 不圖虛名只求實干的物理學家

日期:2016-06-20 11:38 點擊數:14340 

【2016 年 6 月 20 日 重慶日報 文/圖 本報記者 左黎韻】


張煥喬,核物理學家、中國科學院院士。1933年出生,沙坪壩人。1956年進入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工作,先后從事中子物理、裂變物理和重離子反應的實驗研究。為我國第一臺中子晶體譜儀和第一臺中子衍射儀的建成作出了重要貢獻。


土主小學校長為張煥喬(右)介紹小學情況。

■ 感言:一個科研工作者,應該以科學的態度追求科學的發展,以愛國的情懷將自己奉獻給科學和祖國。

2016年4月15日,中科院院士張煥喬回到沙坪壩區土主鎮尋訪故居。當他來到曾經就讀的土主小學,見到現任校長時,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緊緊握住校長的手,帶著尊敬的口吻連聲喊道:“老師好!老師好!”

中科院素有我國自然科學最高學術機構之稱,身為中科院院士的張煥喬是我國杰出的核物理學家,曾在錢三強等著名科學家領導下,在科研第一線工作。他衣著樸素,沒有一點架子,待人謙遜和藹。

從農村孩子到名校學生

1933年,張煥喬出生于重慶市沙坪壩區土主鎮,孩提時代就讀于土主小學。那時,學校里沒有操場,四周都是農村。每天放學后,張煥喬總喜歡與小伙伴們去田里捉蟲子,去池塘釣魚,坐在田坎上傾聽風吹稻田的聲音。“那時,我常常思考太陽為什么東升西落,流星為什么從天空劃過,天上為什么出現彩虹等諸如此類的問題。雖然這算不上物理學的興趣啟蒙,但卻讓我明白了科學的存在。”張煥喬感慨道。

張煥喬的父親非常重視教育。在父親的督促下,他的成績一直名列前茅。小學畢業,張煥喬報考了南開中學。本以為自己能順利上榜,沒想到第一場國文考試就讓他一下子懵了。試卷頭兩題是國音符號(即拼音)與漢字的互換,雖然題目并不難,但從小在農村小學念書的他,從未學過國音,自然答不上來。

第一次升學考試名落孫山,但張煥喬并沒有氣餒。那時,農村與城市的教學條件相差甚遠,為了讓兒子獲得更好的教育,父親將張煥喬送去補習。白天張煥喬跟著老師復習小學課程,晚上還要自學國音。第二年,張煥喬順利考入巴蜀中學,人生轉折從此開始。

解放前的巴蜀中學擁有一套較為開放的辦學理念,在教學生課本知識的同時,更注重培養學生的課外愛好。張煥喬的數學和物理老師見他是個學習理科的好苗子,便鼓勵他多看些科普書籍和雜志。1945年美國在日本長崎和廣島投了原子彈,這在張煥喬心中引起震撼,對裂變產生興趣。一次偶然的機會,張煥喬從一本科普雜志中讀到原子核可以嬗變,這使他萌生了一個想法,“既然原子核能夠嬗變,那我要好好學習,將來把普通的金屬變成黃金,讓國強民富多好啊!”

這個看似稚氣的想法,成了他追逐夢想的原動力。

出國深造為人生打下基礎

在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流傳著一個感人的故事。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師在食堂里碰見一位貧困生,老師見學生條件不好,便將身上的錢都給了他,并囑托他好好學習。隨后,老師走出校門,準備搭乘公交車回家,才發現身上一分錢也沒有,甚為尷尬。這位老師便是張煥喬。他的學生,現任中國原子能科學研究院核物理所辦公室主任焦學勝告訴記者:“在我們眼中,他是一名謙謙學者,更像是我們的父親,對我們愛護有加。”而事實上,張煥喬對學生的謙遜、關愛與他青年時期的求學經歷分不開。

高中畢業后,張煥喬考入武漢大學。大四那年,進入北大核物理專業學習。

1956年大學畢業后,張煥喬以研究實習員身份進入中國科學院物理研究所(中國原子能研究院前身)工作,同年9月,他被分配至新成立的中子物理研究室工作。許多年后,張煥喬仍清晰地記得,在他參加實驗室舉辦的迎新晚會的那天晚上,他與身旁的老先生侃侃而談,從人生理想到研究見解。第二天,張煥喬正式到辦公室上班,才發現頭天那位聽自己夸下海口的老先生竟是他的直接領導戴傳曾,張煥喬不免有些尷尬。但戴傳曾似乎并未將他看作脫離實際、眼高手低的年輕人,相反,他的遠大志向讓戴傳曾甚為喜歡。在實習過程中,張煥喬獲得戴傳曾的悉心栽培,并于1958年被派往蘇聯科學院庫爾恰托夫原子能研究所學習,師從彼伏日涅耳。

當時,蘇聯核物理研究排在世界前列,是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時任中子物理研究室主任何澤慧曾給他回信,指出“應留在蘇聯努力學習和工作,你們年輕人身上缺少科學研究方法,要注意學習人家的先進科學經驗,要學習人家的科學思維和方法。”這封回信使張煥喬平靜下來,意識到此次出國學習的重要意義。于是,他潛心鉆研,刻苦學習,努力工作,得到導師彼伏日涅耳的賞識。彼伏日涅耳用了整整兩天時間,親自帶他參觀了庫爾恰托夫原子能研究所的整個核物理研究工作,見識了他們在ΡΦΤ、ΒВΡ和ИΡΤ反應堆與電子直線加速器上的全部物理研究工作,使他大開眼界,為今后的研究生涯打下一定的基礎。

不畏困難一心做研究

在百度中輸入“張煥喬”,很快便能搜索出他的主要成就,這其中包括參與中國第一臺中子晶體譜儀和中子衍射儀的建立、參與發現壓電振動石英單晶中子衍射增強現象、開創國內壘下和近壘重離子熔合反應研究等。

這一系列專業術語和概念,對大多數人來說顯然太過晦澀難懂。張煥喬向記者深入淺出地解釋:“核物理就是研究微觀世界里物質運動的規律,包括原子核的結構和反應、射線束產生和探測等,雖然微觀世界里的原子核和核子等不能用肉眼看到,但并不能說明它們不存在,微觀世界里的物質也擁有自己的物理法則,這便是我研究的東西。”

上世紀50年代末到60年代是“兩彈”的輝煌時期,張煥喬所在的原子能研究所是“兩彈”研究的重要部門。在錢三強的帶領下,大家的積極性頗高。張煥喬回憶道:“一次,錢先生傳達了陳毅元帥的講話,說‘如果中國把原子彈搞出來了,我這個外交部長的腰桿子就硬了,外交部長也好當了’。我聽后心中不由得熱血沸騰,攢足了勁兒想為國爭光。”

隨著中蘇關系的破裂,蘇聯撤走專家。沒有外界的支持,原子能研究一時陷入困境。中央決定自力更生,過技術關,調動國內科技力量,全國大協作,這一切給他們指明了方向。“那時,我參加在重水反應堆上建立中子晶體譜儀的工作,真是一切從零開始。”張煥喬回憶道,由于加工精密的傳動裝置有困難,也買不到精密的渦輪桿,他們就用高射炮底座轉盤代替傳動裝置,終于與中科院光機所合作建成了一臺高精度的中子晶體譜儀。與此同時,張煥喬和同事們將解放前中央研究院閑置多年的一臺X光衍射儀改裝成一臺高分辨的中子晶體譜儀。1960年7月他們又將光機所建的一臺中子晶體譜儀改建成中子衍射儀。正是在這臺中子衍射儀上為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用的點火中子源進行了均勻性的檢驗。

在張煥喬看來,物理學家每天都與枯燥的數據、實驗打交道,需要堅持不懈的恒心。“我覺得,我骨子里有重慶人的倔強,遇到挫折不氣餒。在工作中,我不喜歡追求虛名,只追求真正科學意義上的創新。一個科研工作者,應該以科學的態度追求科學的發現,以愛國的情懷將自己奉獻給科學和祖國。”張煥喬說。

上世紀70年代末,核工業進入轉型期。此時,為了配合改革,研究院領導找他談話,準備將他的課題組轉到另一個研究室,而留他在中子物理研究室任主任。張煥喬當場堅定地表示:“我要跟著課題走,課題到哪我就到哪,主任我可以不當,但我不能跟課題分開。”領導被張煥喬說服,答應了他的請求。于是,他始終在科研一線從事研究工作。

或許,正是這份對學術研究的執著精神推動著他不斷前進。1997年,63歲的張煥喬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即使晚年視力減退,他仍堅持科學研究。

如今,82歲的張煥喬仍牽掛著故鄉重慶。“在北京,我時常都會上網瀏覽重慶的新聞。這幾年,家鄉發展太快了。”張煥喬感慨道。未來,他希望重慶能加強農村教育,讓農村的孩子也能享受優良的教育條件。

今晚,重慶衛視同步播出相關報道


  重慶市巴蜀中學校  辦公室電話:023-63002371  招生咨詢電話:023-63002629  學校地址:重慶市渝中區北區路51號  郵編:400013
版權所有 巴蜀中學 渝ICP備11004221 ENGLISH
深夜影院-98影院-国内偷拍在线精品